一心三藏 开悟的楞严,成佛的法华。

七个比方:调大心量即是佛

        编前语:开悟之人明白“圆满菩提,归无所得”。归来归去归入如来藏,还是当人当下一颗心,没有多一分,也没有少一分。所以,佛法讲「离一切相,即一切法」,「离一切相」,就让你在相见性。性具功德虽然无形无相,却很真实。所以我们明心见性了,似可得而实无可得。虽实无可得,我们却刻骨铭心知道我们得到了。虽然得到了,你拿不出来给人家看。各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智者大师见到佛在灵山说法,一定是明白风云雨雾、泥巴瓦块,无一不是灵山法会。佛在《楞严经》也指明,看到毗卢遮那佛在天光台上「千佛围绕,千朵莲华」,这都不是明心见性。你如果执著了,必定走火入魔。《法华经》从前到后重复的话很多,目的就是在把我们心量调大。佛法没有更多的内容,就是个如来藏(一心三藏),就是万法唯一念所现,反复地强调要我们明白这个道理,我们境界就提升。真正明白佛的良苦用心,你会拍案叫绝!


为什么讲听经闻法、明白道理以后,当下就能成佛、当下就能往生?


        我们来打第一个比方,这个茶杯,比方是茶杯盖子大还是茶杯大?茶杯大是不是?如果以茶杯盖大的气球能不能把茶杯这么大的铁块带上天?不能。如果把大殿这么大的气球能不能把这个茶杯带上天?这就是比方我们无量劫以来,我们造的种种的业障不管心量大心量小,这么大的业障少不掉是不是?它不会变,这是固定的。我们业障你没有办法叫它变大变小,但是我们心量能不能叫他变大变小?当我们心里只有我、只有家庭,或者只有这个地球或者西方极乐世界那个阿弥陀佛的时候,我们的心量就是茶杯盖大的气球,明白吗?当我们的心量,知道尽虚空遍法界、过去现在未来、无尽虚空都是我,都是阿弥陀佛的时候,你这个时候的心量是不是就有大殿这么大?是不是这个道理啊?所以我们这个时候心量到了大殿这么大的时候,能不能把我们的业障带到极乐世界去?能不能带走啊?能。这就叫带业往生。如果不带业往生,我告诉你谁都不能成佛,包括阿弥陀佛,他都不能成佛。我们带着业往生到佛土去,然后再成究竟圆满之佛。一定要搞明白这个道理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再打一个比方给大家看。比如说指甲盖大的一块老鼠药,如果放到茶杯里融化以后,人喝下去,是不是会当下一命呜呼啊?如果我把这么大的一块药放到太平洋里去,放到太湖、黄河里去或者放到长江里去,我们再喝江水、湖水、海水,人会不会毒死?不会。为什么?它已经稀释掉了是不是?那么换句话来讲,我们无量劫以来造的种种业,不管你心量大、心量小,这个业能不能变大变小啊?不能。可是我们的心量能不能变大变小啊?可以。心里只有我,只有家庭,只有极乐世界那个阿弥陀佛,我们就是茶杯大的心量。你必然要六道轮回里受苦,是不是?我们心量是尽虚空遍法界都是我,这个心量是不是大海啊?大海是不是把我们这一点业障全部消掉啊?不管是实病、虚病,业障是不是全部消除掉?


        再打第三个比喻。有一个很坏很坏的坏蛋,他懂得电路。他到配电房去,怎么样捣鼓他会不会触电死亡?不会。有一个非常非常好的正人君子、劳动模范、非常慈悲,是大好人,可他不懂得电路,他跑到配电房去捣鼓是不是不想活了啊?所以明心见性的人即使他再坏再坏,他掌握了这一门活计,这一门手艺,他得救了,明白这个道理了吗?成佛了生死是讲真实,不是讲善恶。你这个技术你掌握了没有了?知道真理的人他当下即是善,但是他不可能做到尽善尽美,习气还难免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再打第四个比方,比如驾驶员开汽车。如果说一个刚才讲的那个正人君子、大好人、大善人他不会开汽车,他去开汽车是不是会车毁人亡?强盗土匪、杀人犯、潜逃犯逮着一部汽车开地忽忽转,他会不会出事啊?同样是讲我们掌握一门技术的问题。我们掌握了生死之技术,自在无碍,在佛法是讲真不是讲善,不是讲恶。所以现在以善、以第二义谛来冒充佛法,罪过无量,比强盗土匪还要坏。强盗土匪害人止于一人一次,好人害人他可以害无量的人,害你这一个人的无量的生生世世。而且这个好人,还是真好人,他想许多人都成佛。正因为他是真正的好人,所以才能害人明白吗?所以最慈悲的姥姥、姥爷、爷爷、奶奶不能当老师,慈悲的母亲也不能当老师。严父、严父,做老师的搞不好给你瞪一个眼睛,几个耳巴子打上去了,他才能当半个老师。真正的老师是学校里的老师教你学技术,学做人,可是我们往往拜好人为师,这是一种悲哀。讲到这个法是不是不通人情啊?正法是不讲道理的道理,是无情的的慈悲。


        第五个比喻:仍然以开汽车为例。驾驶员碰到紧急状况,急刹车。虽然急刹车,是不是仍然往前滑行几公尺啊?虽然滑行几公尺,他会不会车毁人亡?不会。因为他掌握了技术。虽然掌握了技术,虽然急刹车,它还要往前滑行,这就是汽车的惯性,这就比喻我们已经明心见性的人,虽然明白万法都是我,但是境界现前、烦恼现前的时候,我们仍然会破戒、犯戒,这就是我们的惯性,明白吗?虽然有惯性,它影响不影响我们往生成佛?它不影响的。我们主体上已经能把握自己。所以那个惯性是不是烦恼习气啊?因为我们无量劫以来已经形成了这些习气,境界现前的时候,很难一下克服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再来打第六个比喻。比如说我们掉到水里去了,掉到水里去的时候,你眼睛敢不敢睁开?不敢睁。管它是死是活,眼前亏不能吃,是不是?鼻子通的,眼睛闭得紧紧的是不是?这个时候六道轮回的危险并没有解除,当我们一旦眼睛看水的时候,你还有没有生命危险了?没有了。虽然没有,眼睛看到水的时候,人是不是还在水里啊?还在水里就证明你还在烦恼中。也就是说我们明白『一心三藏』道理的人,他已经明心见性,就见水离水、知妄即真。虽然还在水中,那是我们的烦恼习气,但见水,我们已经离开水了,已经离开了危险。大家明白这个道理了吗?乃至上到岸上以后,衣裳还是湿的,仍然是烦恼习气,以后衣服干了换上新衣服了是不是就成佛了?这个道理大家能不能搞明白啊?
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再打第七个比喻。从我们这心力速度来看,比如说从这里到百丈镇是五公里的路,我们一念是不是就到百丈镇啊?那从这里到杭州,比如说是一百公里,那么我们一念把杭州想起来是不是也是一念?假使说我到百丈镇五公里,这个距离一念是一秒钟的话,那么我一念到杭州的时间需要不需要二十秒钟啊?不需要。可杭州一百公里啊是五公里的二十倍啊,我这一念也不要二十秒钟,两秒钟要不要?也不要。一点一秒钟要不要啊?也不要,都是一秒钟。那我这一念到美国、到太阳、到无量无量的太阳系之外的太阳,比如说那个地方,我曾经去过,是不是也是一秒钟啊?


        这里就有文章可作啊。时间相同,所走的距离不等,是不是距离越长速度就越快?速度越快,那个力量是不是越强?那个光是不是越亮啊?天上有的那卫星一飞,看到后面留下的白光,是不是刺激的发光啊?如果天上卫星跟拖拉机一样「突突突突......」它会不会发出光来?这就妙了。所以在我们生命的过程中,比如说我们生了什么病,你心发得很大,力量是不是很强啊?把那些有病的细胞是不是在震动的过程中,就把它震掉了?自行车骑得快是稳还是骑得慢稳啊?骑得快的它就不会倒,骑得慢的它就会倒了是不是?那么心力越快,速度越亮的时候,那有病的细胞、阴暗的细胞是不是给亮就化掉了?所以解决一个治病健身的问题,用好我们的心。所以心情开朗的人是不是脸上很光亮?那就是健康的标志。


        那么涉及到我们在断气往生的时候,如果下三恶道: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心里本身的黑暗,沉重而下去;另一方面,是不是我们冤亲债主找我们的麻烦呢?那么因为心力速度快了、亮了,他们能不能来得及看到我们呢?他眼睛都睁不开。因为我们心很亮速度很快,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,如果我们心只想到我或者只懂得有个极乐世界,有个阿弥陀佛这个速度是不是很慢?我知道整个尽虚空遍法界都是我,那个距离、速度叫什么速啊?叫无量速。我们心叫无量速,随时等待着你来开发。你一念就能开发,一念就能把无量速开发起来。所以你就想一想,佛为什么在《法华经》《楞严经》讲一个长、讲一个多、讲一个大,用五百万亿恒河沙那由他阿僧祇阿萨婆恒河沙国土化微尘做标记,然后每隔五百万亿那由他阿僧祇恒河沙国土下一点做标记,再把它化成微尘数,然后这个数字还是这些数的五百万亿那由他阿僧祇恒河沙倍数,目的在哪里?就是在拓宽我们的心量。为什么告诉我们无量的十方三世一切万法都是我一个念之所变现呢?就是要拓宽我们的心量。就跟开电视机、开空调,把它调整到最佳的状态,明白吗?


        所以《法华经》《楞严经》实际上就是在调控我们的心,调色、调光、调音、调性,调到最佳状态。所以【听经闻法】是不是在调啊?调心、在调理啊?就是这么简单。所以我们想一想佛为什么在《楞严经》讲【决定成佛,譬如以尘扬于顺风,有何艰险?何籍劬劳,肯綮修证】?讲得雄赳赳气昂昂、斩钉截铁、毫不拖泥带水,讲这句话,我们是不是感到喜气洋洋啊、洋洋自得啊?就是这样啊。所以我们讲《法华经》讲《楞严经》讲《过五关斩六将证菩提》,其实就是在拓宽我们的心量,把我们的心放大,把我们的心亮堂。打这七个比喻是不是叫七菩提分啊?这也是七个菩提分。


        那么我们现在打了这七个比喻,再结合佛的金口玉言,我们一定要深信不疑:「听经闻法,明白了一心三藏道理当下就成佛、当下了生脱死、当下就是愿身菩萨」这个法。我们还可以依样画葫芦,你们从各种不同的角度来打比方。所以以自己本能的智慧,我们就能判别就能印证一种法它是不是真理,就是我们自己印证自己。


        证自己。详见《听经闻法当下成就--印光法师主讲》   http://www.fahua123.com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94&fromuid=10

留言列表
发表评论
来宾的头像